倒置扣合
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倒置扣合是谜语专属词。谜面和谜底用事物的性质或名称相扣合的,其小概念(种概念)应在谜面,大概念(属概念)须在谜底,如果种属关系被颠倒了,这就犯了“倒置扣合”病,谜界也称此毛病为“倒吊葫芦”。
中文名
倒置扣合
来 自
谜语专属词
别 称
倒吊葫芦
记 载
左传

概念解读 编辑

事物的名称有大有小,大的包括若干小的,小的从属于特定的一个大的,众所周知,梅兰莲菊是花,花却不能只是梅兰莲菊中的任何一种。鹰隼鸦雀是鸟,但不能说鸟是鹰隼或是鸦雀。又如人的姓名,姓是很多人共有的,名字则是某个人独有的。所以制谜时必须用具体的花名鸟名人名等小概念挂面,谜底以花、鸟、姓等大概念扣合,理顺它们的种属关系,猜者才有所适从,以底纳面。不然就会违情悖理,廓泛难猜,勉强射破,也会索然乏味。
泰侨李文宾先生将这一毛病列为制谜七忌之首,他以为“若是一个问题而得到多方面的答案,就是制谜之‘倒置’,最为犯忌。”

有名的古谜 编辑

(一)

草色遥看近却无(猜《左传》句) 王孙满尚幼
作者是清代谜家薛凤昌,他自以为“有此底乃不负此面矣”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而有谜圣之誉的张起南先生也以为此谜乃《邃汉斋谜话》所收诸谜中最为“平正无疵”的一条。但李文宾却指出“其实此谜已犯‘倒置’之忌,王孙固然是草名,但草类繁多,不可指数;以少数着多数,此昔人制谜未能注意到也。”这是很具见地的话。

(二)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问题已为不少作者所“注意到”,《心向往斋谜话》中有一谜:
七十子(猜《蒙经》句) 及老庄
《礼记》:“大夫七十而致仕……自称曰老夫”。“子”为古代男子的美称或尊称,也犹今之先生。谜底“老庄”指老子和庄子。
谜话作者孔剑秋对此有“以母求子,似觉差以毫厘,失之千里”的评语,对“倒置”已有所指谪。现时,南京白生祥先生就更为明确的指出“倒吊葫芦”谜作的症结“乃是对事物的内涵关系不明确。”
然而,发现病源不等于就能消灭这病,犯“倒吊葫芦”的谜作从来就未少见过,若信手拈来,定可编成一大册,足见此病之顽,根治之难。所以在这里分其门类,取其典型,评释几条,必非无益之劳。
被尿憋急了的美女们

例1

凄以其风(猜古人名) 羊角哀
评释:空气流动成风,而风以其季节、成因、大小等而有各种名称,如台风、飓风、热带风、贸易风……。我国古代还给各种不同的风以命名,南风谓之凯风,东风谓之谷风,北风谓之凉风,西风谓之泰风。还有少女风、郑公风、黄雀风、石犬风,更有飞廉、石燕代风之称),扶摇、羊角则均为旋风之号。可知“风”是各种风的总称、是大概念,“羊角”只是众多风的一种,是小概念。本谜以风扣羊角,无异于人将大缸装入小罐,所以犯了“倒置”之病。
被尿憋急了的美女们

例2

代代宫娥冶艳容(猜中药名) 元明粉
评释:姑且勿论以“冶艳容”扣“粉”是否确当,而以“代代”来扣“元明”,就是明显的倒置。虽然元和明是两个朝代的名称,但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又岂只“元明”二代,以泛称的“代代”落实到具体的“元明”头上,无异于被窝里点头,自己首肯了!大小概念不容颠倒,这是制谜的法则,无论你以面扣底,还是以底说面,不管什么派,谁也未能逍遥法外的。

例3

蒙城(猜《西厢记》句) 瞒过夫人
评释:“夫人城”在湖北襄阳西北,东晋太元初,前秦兵围襄阳,守将朱序之母率城中妇女筑新城以御之,当地人民为纪念她的功绩,称其城为夫人城。可知“夫人城”是一个小城的专有名称。而“城”原指旧时都邑四周用作防御的墙垣,是天下州县市区的统称,“城”实在是不可胜数的,怎可用它们的统称来认定就是那个小小的“夫人城”呢?所以尽管本谜以“蒙”扣“瞒过”,近义替贴无可厚非,但作为一条谜,还是典型的“倒置”例子。

例4

两组反义词(猜成语) 成败利钝
评释:成与败意反,利与钝义背,“成败利钝”诚然是两组意义相反而并列的成语,但成语中同此类型的知有多少,请看:利害得失,是非曲直,生死存亡,喜怒哀乐,贤愚忠奸,轻重缓急,吉凶祸福,荣辱盛衰……可举出一串来,愿意查查成语词典的可能还不止于此。制谜者为什么单单以为有两组反义词的成语只是“成败利钝”呢?这不是对事物的内涵关系不明确吗?

例5

当归(猜《桃花源记》句) 仿佛若有光
评释:面是中药名,按“回互其词”的原则,先在面上作别解,权“当”以为是阿“归”吧,所以这“当”就有点“仿佛若”的意思了。明朝有个名叫“有光”的散文家,刚好姓“归”,但谜面提供一个姓“归”,人们就一定会想到千万个姓归中的一个“归有光”吗?若是以姓和名行得通的话,清代不是还有个很有名的文学家“归庄”吗?《桃花源记》中还有一句“屋舍俨然”,可否更用这句为底?但人们又怎能猜得出来呢?所以游移难猜,实也“倒置”所致。

例6

二二(猜外国人名) 宋双
评释:初看此谜,如堕五里雾中,谜底的“双”好像针对谜面的“二”而言,但“宋”又作何解,宋是朝代名,历史上虽有前宋后宋之分,但单凭一个二字怎能知道就是宋呢?宋又是姓,姓宋而又排行第二的何只千万,而排行第二的岂能都姓宋?但当你想起诗韵韵目去声是一送,二宋,三绛……,问题就释然了,原来宋在第二,谜面的“二二”作双个宋解也好,而用一个二扣宋,一个二扣双也行,真是玲玫乖巧,可是怎能以二知宋呢?就是用“韵目字扣数乃谜界约定俗成”来搪塞也不成,因为还有上平的二冬,下平的二萧,上声的二肿和入声的二沃呢?韵目字在面,扣数在底,偶一为之,现今且视为冷僻,更何况倒置运用呢?

其他

相似的谜例再举几个:
①杀虫灵(猜三字口词) 断蝇飞
②字字双(猜成药) 妈妈多
③重温旧梦(猜聊目) 续黄粱
④太阳帽(猜天文名词) 日冕
⑤草木春秋(猜清代人) 蒲松龄
③花斗(猜《西厢记》句) 金莲蹴损牡丹芽,玉簪儿抓住荼蘼架
以上诸例,读者参合上述评释,仔细分辨其面底的概念种属,不难明白为什么要将它们列入“倒置扣合”病例之中。
词条标签:
语言术语